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奇幻 → 異界魅影逍遙

異界魅影逍遙

純情犀利哥 著

完本免費

  小說異界魅影逍遙主角是羿鋒,作者是純情犀利哥,是一本穿越異界的奇幻小說,羿鋒穿越而來,天無絕人之路,昔日的廢物已經不再是廢物,他整整消失了五年,五年的成長,讓他有著傲氣和資本,廢人的稱呼,他不屑再辯解。
  葬禮慶祝的穿越第一章“咳,可惜啊,小少爺雖然人卑鄙點,無恥點,可是對我們還好啊,怎么就經脈俱斷呢……”“是啊,經脈俱斷啊,那不就成廢物了。……”“當年小少爺的修煉天賦,比起大少爺來也要強上幾分啊,居然成了一個廢人…”“……”周圍的嘆息同情,似乎都沒影響一個少年。羿鋒臉上依舊掛著一絲邪魅的笑容,唇角勾勒出一抹弧度,那雙明亮的眸子滿是玩世不恭。五年以前,經脈俱斷的他在所有人不可以思議的目光中活了下來......

398.51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08/07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小說異界魅影逍遙主角是羿鋒,作者是純情犀利哥,是一本穿越異界的奇幻小說,羿鋒穿越而來,天無絕人之路,昔日的廢物已經不再是廢物,他整整消失了五年,五年的成長,讓他有著傲氣和資本,廢人的稱呼,他不屑再辯解。

免費閱讀

“咳,可惜啊,小少爺雖然人卑鄙點,無恥點,可是對我們還好啊,怎么就經脈俱斷呢……”

  “是啊,經脈俱斷啊,那不就成廢物了。……”

  “當年小少爺的修煉天賦,比起大少爺來也要強上幾分啊,居然成了一個廢人…”

  “……”

  周圍的嘆息同情,似乎都沒影響一個少年。羿鋒臉上依舊掛著一絲邪魅的笑容,唇角勾勒出一抹弧度,那雙明亮的眸子滿是玩世不恭。

  五年以前,經脈俱斷的他在所有人不可以思議的目光中活了下來,可是卻被迫成為一個廢物。一個一走出去,就會被人唾棄的廢物。

  可是,天無絕人之路,昔日的廢物已經不再是廢物,他整整消失了五年,五年的成長,讓他有著傲氣和資本,廢人的稱呼,他不屑再辯解。

  羿鋒穿越到這片大陸已經七年,經歷得太多,些許閑話,早已經不放在心上了。

  沒錯,羿鋒就是穿越而來的。

  羿鋒怎么也想不到,一群狐朋狗友趁著酒性,死活要鬧洞房,一個個偷入新郎新娘的新房,身為伴郎的羿鋒,當然首當其沖。

  可是那里想到,剛闖入新郎新居的羿鋒,就被電線絆倒,扯斷的電線搭在酒意迷糊的羿鋒身上。沒有疼痛,也沒能見到上帝,卻被他拋棄到這詭異的世界。

  羿鋒一度懷疑,上帝那混蛋,是不是怕他老婆被勾引而走,這才把他拋到這世界來。

  一定是這個原因,我長這么帥,賣糕的上帝一定是擔心了。羿鋒想了良久,只能找到這個原因,他苦笑的搖搖頭,很無奈的說道:“老人家說的沒錯,打擾人家春宵一刻,會遭雷劈,可是,也不能劈我一個人啊……”

  “兄弟啊。我一直說:有機會,我一定要送份大禮給你的第二次婚禮。呃……盡管我是打著你不會有第二次的婚禮的主意。可是,這大禮卻提前送來了,丫的,老子用自己的喪禮給你慶祝婚禮,誰有這么牛!”

  想到這里,羿鋒臉上又掛上一絲邪魅的笑容,穿越到這里其實也并不是沒有好處,起碼開始時就年輕了許多,即使已經快七年了,看起來還是一個青澀少年。

  七年前剛穿越到這里的時候,羿鋒原來以為自己到了某個古朝代,但是漸漸的清楚,這個世界不同于他所了解的任何一個朝代。

  這是一個全新的世界,叫奇蘭大陸。這是武者的世界,盡管這世界也有人被稱作詩者,畫者,舞者,醫者,甚至是詭異的攝魂師。但這些人中,武者才是正宗。

  當武者的實力達到一定層次,可以被稱作武君,畫君。君主作為帝王的稱呼,卻用來形容一個武者,并被世人所認可。就能明白靈者在這個世界的影響力了。

  以個人的實力,能和帝國皇帝平起平坐。這就能想象,這世界,完全演繹著弱肉強食,實力為尊。

  羿鋒一度以為自己很幸運,穿越到一個武者世家,還是小孩子,就被稱為習武天才。

  羿鋒卻沒想到,兩年后,那刺客的一掌,把他打的經脈俱斷,成為廢人。而后承受世人的侮辱,各種難聽的言語充斥著腦海,甚至侮辱到自己前世的父母。自己的父母那容得別人侮辱。這是羿鋒的逆鱗一想到這,羿鋒感覺自己的怒氣快爆體而出。

  自從羿鋒成為廢人后,這一世的父親對羿鋒的態度便急轉直下,恨不得殺了他抹去他的污點,這也是羿鋒消失五年的原因。

  這五年,他為此承受的太多了,更有兩次為了擺脫廢人的名頭,曾經生不如死過。一個現代人,何曾受過如此多的折磨。

  尤為讓羿鋒仇恨的是,那刺客的目標居然是沖著她而去,羿鋒想到她的絕美,她對自己的好。一想到這樣的人居然有人想要刺殺她,羿鋒就恨不得喝他的血,抽他的筋。

  這一切的一切,讓羿鋒心中的怒意有增無減,五年的打探,他也知道那刺客的身份,也知道他背后的勢力強勢的可以媲美一個國家。

  但是,這完全不能阻擋羿鋒報仇的玉望。

  “雜種,本少會一刀刀的割你肉,把你折磨致死的。”羿鋒心底下定決心,隨后微微搖搖頭,把腦中的憤怒甩出。

  懶散的把手伸進口袋,摸索一陣后,羿鋒一愣,隨即苦笑的搖搖頭:“看來我還是沒習慣這個世界,這片大陸,哪里又有香煙這種東西呢?咳,太可惜了,要不然憑借本少抽煙時候的帥氣,小女生怕是一個個會投懷送抱。”

  羿鋒很臭屁的叼了一根樹枝,顯擺似的望向那過往的仆人。

  “小少爺,樹枝很臟的。”終于有一個仆人走過來提醒道。

  “你有沒有發現,我這樣很帥啊?”羿鋒問道,臉上使勁的擠著笑容。

  “小少爺,你臉沒抽筋吧?”

  “噗嗤……”羿鋒血氣翻滾,狠狠的看著在家中被評為最老實的仆人吐了一個字,“滾……”

  想當年,某個夜黑風高的晚上,羿鋒身著犀利哥服裝,用著憂郁的眼神,雜草般的頭發,湯姆格斯的微笑,唏噓的胡渣,裝了幾個一毛硬幣的錢包,還有那半包七匹狼香煙,讓無數在她身邊經過的女人尖叫不已,那聲音,簡直比的上天王演唱會的尖叫了。有些人,居然激動的暈了。咳,魅力非凡啊!!

  雖然事后他被以影響市容罪名抓進局子,但不可否認他的帥氣,要不女人會激動的暈了?!啥?嚇得?我靠,你再說嚇的我揍你丫的。

  “本少這么拉風的男人,即使沒有香煙,一樣會被深深的出賣的。看來,本少在這個世界要低調點。”羿鋒小聲的嘀咕了一聲,索性把雙手都伸進寬大的衣袍中,身子微微一側,更是以一種玩世不恭的懶散姿態依靠著門框而立,望著眼前的人來人往,深吸了一口氣:算了,來到這個世界,就好好的活一場,何況,那混蛋刺客的山門老子一定要滅了他。

  “生活真好玩,因為老玩我。上帝,我圈圈圓圓叉叉你……”

  羿鋒對著天空比了一個中指,破口大罵道。

  這聲怒吼,讓四周忙碌的眾人同時轉頭看向羿鋒,喧鬧的空間瞬間寂靜了下來,仿佛時間定格在一幕一樣。

  “這剛回來的廢物小少爺又發羊癲瘋了……”

  所有仆人打了一個冷顫,趕緊離羿鋒保持一定距離。

  羿鋒一愣,不由苦笑的解釋道:“本少沒發羊癲瘋啊。”

  屁話,你見過那個神經病會說自己是神經病么?所有仆人的速度再次快了幾分。

  ……

  “弈流少爺,您來了!”一個仆人恭敬的聲音,才把羿鋒的思緒拉了回來,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處,只見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男子邁著爽朗的步伐向著他走來。

  青年男子身材壯碩,臉容摻帶著點點邪魅,眉清目秀,不得不承認這副容貌的殺傷力,也難怪他經常可以勾搭上花船的花魁。

  “大哥,我很慶幸父親是姓羿,而不是姓九!”羿鋒稍稍轉了轉自己懶散的身姿,看著羿流調侃的笑道。

  羿流微微一愣,隨即就苦笑的搖搖頭。自己這小弟,盡管分隔五年。可是稀奇古怪的話語往往讓自己苦笑不得。按照他的解釋,姓羿就是一流了,姓九自然是九流了。

  “小弟,你還是一點都沒有改變。不過……”羿流上下打量了一番羿鋒,那渾身透露著散漫氣息的姿態讓他無奈的接道,“要是父親看到你這副姿態,怕是又少不了你一頓罵。”

  羿鋒微微一笑,不可否置的輕聲笑道:“大哥,你來這里應該不是學習父親吧。說吧,什么事情能讓你拋下花船。”

  羿流看著自己的小弟,忽然嘆了一口氣,眼眸中流露出惋惜的神態。這墮落散漫的模樣,讓他心頭同情起來。

  羿鋒本來也算的上是資質優異的靈者,可是一場變故讓其經脈盡斷。在所有人不可思議中活了下來,可是卻和靈者無緣了。說白點,就是一個廢物。一個廢物,可以想想在弱肉強食的斗魅大陸活的將會如何困難。

  “小弟!成不了武者,就算從文也可以,歷史上不乏手無縛雞之力的權臣。”羿流的語氣低沉,但是卻能讓人感覺到其中的誠懇,還有一絲堅定。


下一頁

查看全文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陕西快乐10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