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深宮策·青梔傳

深宮策·青梔傳

青梔未白 著

完本免費

  深宮策·青梔傳作者是青梔未白,主角是傅青梔和衛景昭,是一本很好看的古言小說,傅青梔的眼看穿詭術陰謀,卻不能徹底看清人心的變化; 衛景昭的手掌握天下蒼生,卻只想可以握住寥寥的真心。
  皇城巍峨,佇立在整個京城的中心,沉默而威嚴地安定著天下的民心。大順朝自太宗起,已傳了一百三十余年,到如今的平嘉帝,南蠻上供,北胡休戰,又風調雨順了好些年,正是國泰民安,盛世安穩的時候。如今秋高氣爽的時節,一頂四人抬的軟轎,上面篆書著一個小小的“傅”字,默不作聲地行過隱約有昆曲傳出來的戲園子、人群熙攘叫賣聲聲的集市,穿過一條長長的甬道,來到了城北將軍府的側門。早有幾個婆子丫鬟在門前等著,見到轎子到了......

93.5萬字|次點擊更新:2018/08/20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深宮策·青梔傳作者是青梔未白,主角是傅青梔和衛景昭,是一本很好看的古言小說,傅青梔的眼看穿詭術陰謀,卻不能徹底看清人心的變化; 衛景昭的手掌握天下蒼生,卻只想可以握住寥寥的真心。從一個為帝王所防備的權臣之女,到名留青史的一代賢后,究竟有多遠的距離? 一入深宮前緣盡,半世浮沉掩梔青。 梧桐搖葉金鳳翥,史冊煌煌載容音。

免費閱讀

皇城巍峨,佇立在整個京城的中心,沉默而威嚴地安定著天下的民心。大順朝自太宗起,已傳了一百三十余年,到如今的平嘉帝,南蠻上供,北胡休戰,又風調雨順了好些年,正是國泰民安,盛世安穩的時候。

如今秋高氣爽的時節,一頂四人抬的軟轎,上面篆書著一個小小的“傅”字,默不作聲地行過隱約有昆曲傳出來的戲園子、人群熙攘叫賣聲聲的集市,穿過一條長長的甬道,來到了城北將軍府的側門。早有幾個婆子丫鬟在門前等著,見到轎子到了,俱都眉開眼笑地迎上來,標標準準的半蹲福禮,為首的一個便道:“老爺夫人知道傅小姐要來探望大少奶奶,特令奴婢們在這里候著。”

說話間,軟轎里的人已從轎中出來。只見那女子亭亭玉立地站在原地,身上著一件天青色如意云紋襦裙,梳著簡單的雙平髻,上面只綴了些金花穿珠點翠,舉手投足間卻無端生出一種儀態萬方的氣度。而她容貌生的極美,膚如凝脂,螓首蛾眉,一雙眼似明珠流轉皎潔,顧盼間宛如霞映澄塘、月射寒江,真真是冠絕群芳之姿。

丫頭婆子們把頭更深地低下去,表明將軍府對她的尊重。

這女子正是當朝權臣傅崇年的二女傅青梔。傅崇年歷經兩朝,從當年的太子少師一路走來,到平嘉年間,已是吏部尚書,授從一品少師銜,在如今算是獨一份的臣子,便是當今圣上亦要對他有幾分尊重。

他位極人臣,一路走得順,兒女也都爭氣,長女傅青杳嫁給了鎮國大將軍慕斂的長子慕懷清,二子傅青栩也考了功名,憑自己的能力在翰林院做官,而余下的這個女兒,因是最小的,打出生起就掌中明珠似的養大,正是傅青梔。

傅家同慕家一向交好,又結了兒女親家,在朝中守望相助,因此將軍府的下人,也把傅家的子女當做小主子看待。

傅青梔微微一笑,讓她們免禮,一面往將軍府內走,一面與打頭的那婆子敘話:“劉媽,伯母今日忙么?”

劉媽是將軍府的老人兒了,知道傅青梔口中的“伯母”指的便是慕斂將軍的妻子孟氏,便笑著答道:“今日是將軍府里清賬的日子,確是有些忙,不然一定會來看看二小姐,二小姐許久不來,夫人想念得很。”

孟氏把傅家的幾個孩子當親生的疼愛,傅青杳又嫁給了自己的長子,自然更加喜歡,只是前些時候天氣陰晴不定,傅青杳隨著慕懷清外出游玩,吹了些風,便著了涼,初初不大看重,后來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算來纏綿病榻半月有余了。

傅青梔此番來將軍府,也是為著家中母親身體不自在,不能來親來探視閨女,就由她這個小女兒代勞。走過十來株青松和奇巧的假山,繞過曲折的回廊,過了月亮門,劉媽親自上前為青梔推開房門。

傅青杳的房間清凈明亮,有幽香彌漫,她見到妹妹來了,就要下床來迎,青梔連忙快步走過去攔住她,先細細地看了看長姐,才放心笑道:“氣色看起來并不差,回去我一定和阿娘說,要她放心。”說著便喚了貼身丫頭梳月過來,把家里讓帶的東西一樣樣給長姐過目。

傅青杳看著自己的妹妹氣度越發卓然,方才那一下雖是疾步走來,卻從容不迫,衣襟的下擺一動不動,想起自己夫君告訴她朝廷里的一些事,心下的擔憂愈來愈沉重。

然而她很有分寸,先讓丫鬟婆子把妹妹最愛的點心與茶奉上來,又屏退了眾人,才拉著她的手說:“青梔,我從你姐夫那里聽到些風聲,說朝廷要選秀了,原本是三年一次的選秀,你十四歲那年恰巧染了風寒,避開了,但是這一次,”傅青杳壓低了聲音,“皇帝有意從官宦人家里挑人,而不是大選,阿爹位高權重,不曉得還能不能避開。”

傅青梔怔了一怔,姐夫慕懷清雖然是將門之后,身體卻不大好,不曾入朝為官,但他的身份擺在那,又著意經營,在京城里便有許多王孫貴族身份的好友,慕懷清知曉這件事并不奇怪,且很有可能會是真的。

傅青梔想起連日來阿爹見到她都有些欲言又止,心里愈發篤信這事大約避不過。

“長姐的意思是?”

“別人不知道,我很明白,你心里一直有個人,為著宮里太后說喜歡你,要親自給你指婚事,你不敢與阿爹阿娘說,是不是?”

傅青梔的心漸漸沉下去,兩年前她奉旨隨母親參加宮宴,本來遠遠地坐在末座,連太后皇帝長什么樣都看不清,卻不想宮宴結束后,內宮傳來皇太后的賞賜,和一句玩笑般的話:“傅尚書的女兒當真是嫻靜有禮,哀家看著就喜歡,倒想為這閨女說說媒。”

太后隨口的一句話,做臣子的便得當做上諭,傅崇年不敢冒然為小女兒結親家,其他的達官貴人也有幾分望而卻步的意思。

可傅青梔心里明白,正如長姐所說,她心里,當真已經有了愛慕的男子。

傅青杳見她默然不說話,嘆一口氣,拍了拍她的手,鄭重道:“長姐也巴望你可以嫁得好,也仿佛知道你心里那個人是誰,這是親上加親的好事,我們姐妹以后也能在一處,這會兒不是害羞的時候,給長姐一個準話,你心里那個人,究竟是不是懷風?”

外人看來,這該是天作的姻緣,慕家有兩個兒子,而傅家則是兩個女兒,長子長女已成婚,如今鶼鰈情深,次子次女,慕懷風與傅青梔,又是青梅竹馬一齊長大,再沒有比這更巧更完美的事了,一雙姐妹花嫁與一雙兄弟。傅青杳沒猜錯,妹妹心悅的那個人,確實是慕懷風。

青梔輕輕點了點頭。

傅青杳舒了口氣,臉上總算有了淺淺笑意:“是就好,昨日我也問了懷風,他言說此生也愿非你不娶,不多時公公婆婆便會找媒人去提親,青梔,聽姐姐一句話,著緊把三媒六聘過了,即便太急促,沒法風風光光嫁進來,也好過進宮。”


下一頁

查看全文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陕西快乐10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