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幻想 → 原始大廚王

原始大廚王

南希北慶 著

連載中免費 廚師

原始大廚王全文講一代廚王李奇,陰差陽錯的穿越到了原始社會,原本以為徹底悲劇了,卻沒有想到,在這個時代,廚師竟然是一份偉大、光榮、正經的職業。為了生存,為了吃。李奇帶著一幫瘋狂的原始人,移山倒海,降妖伏魔,屠盡蒼生,千秋萬載,一統……“喂,大可,醒醒,咱們中午吃什么?”“黃燜雞米飯!”

176.27萬字|次點擊更新:2019/06/29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原始大廚王全文講一代廚王李奇,陰差陽錯的穿越到了原始社會,原本以為徹底悲劇了,卻沒有想到,在這個時代,廚師竟然是一份偉大、光榮、正經的職業。為了生存,為了吃。李奇帶著一幫瘋狂的原始人,移山倒海,降妖伏魔,屠盡蒼生,千秋萬載,一統……“喂,大可,醒醒,咱們中午吃什么?”“黃燜雞米飯!”

免費閱讀

“救命!救命啊—-!”

在一片陰暗、茂密的叢林中,只見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正瘋狂的往前奔跑,那張清秀的臉龐因為充滿著恐懼,而變得扭曲。

而從他身后不遠處那茂盛的草叢灌木中傳來的“沙沙”的聲音是如影隨形,并且是越來越接近了。

那青年似乎也已經感覺到什么,臉上已滲出密密麻麻的汗珠,他的體力似乎有些不支,腳步漸漸變緩,眼中開始露出絕望的目光來。

而就在這時,一道亮光出現在青年的前方,他不禁精神一振,雖然他并不知道那一束亮光究竟代表著什么,但他還是用盡全身最后一點力氣,瘋狂般得朝著那一道亮光跑去。

眼看亮光就在眼前,他腳下忽然一絆,聽得“哎呦”一聲,只見他整個人向前撲倒,滾了好幾圈,方停下來,一道亮光正好射在他眼里,他下意識的瞇了瞇眼。

然而,這一道亮光不是通往天堂的道路,也不是代表著逃出升天的曙光,只是一道普通的太陽光,而他也只是來到的叢林外,不,應該是滾到了叢林外。

說時遲,那時快,草叢中一陣急響,旋即聽得一聲嘶吼聲,只見一頭身形碩大,長著兩顆長長獠牙的灰毛猛獸從草叢中飛出,撲向那個青年。

“啊—-!”

青年驚懼的大叫一聲。

嗖!

電光火石間,青年只覺一道白光從眼前掠過,正中他上方的獠牙猛獸,又聽得一聲痛苦的哀嚎,那獠牙野獸仿佛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擊中,猛地往后飛去。

死里逃生的青年似乎也已經筋疲力盡,無力的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忽覺眼前暗了下來,似乎有什么擋住了陽光,他用盡所有的力氣將雙眸往上移了移,模模糊糊仿佛見到一赤 裸上身的男子正冷漠的注視著他。

“救我......!”

他努力的抬起手來,但很快就放了下,兩眼一黑,昏厥了過去。

......

“啊!”

而當他再睜開眼時,引入眼簾的竟是一張皺巴巴的老臉,而且是近在咫尺,他嚇得如同一個那受驚少女,大叫一聲。

“啊.....!”

他突然的驚叫,似乎也嚇到了那張老臉,也張大嘴跟著叫了起來,一邊叫,一邊哆嗦的身子一邊往后急退去,踉踉蹌蹌的,幾度險些跌倒在地。

青年這才看清楚此人,是一個看上去好似七八十歲的老頭,須發蒼然,色如白雪,蓬松雜亂的發間有著一些骨飾隨著那已經枯萎的白發如同鐘擺一般晃動著,雙目凹陷,但卻精神矍鑠,臉色紅潤,一雙老眸是炯炯有神,赤 裸著上身,腰間圍著一件“短裙”,其實也就是一塊簡單縫制的獸皮,兩條長腿往外張曲,枯瘦如柴,兩肋凸出的排骨云可能都能夠彈奏出一曲美妙旋律來,右手拿著一根枯木杖,與他的身形非常相配。

這叫聲未落,青年又隱隱聽得腳下一陣急促響動,下意識的低目掃去,不禁又是一聲驚叫,原來他腳下還蹲著一個少年,看上去十五六歲,同樣也是披散著頭發,濃密黑亮,一雙眼睛純凈無暇,黑白分明,分外靈動。那少年一邊往前跑去,還一邊偷偷回頭看他,與那老人不一樣的是,少年閃亮的雙眸中沒有充滿著恐懼,而是充滿著好奇。

“你們是什么人?”

話剛開口,青年忽覺渾身動彈不得,低頭一看,這才發現自己被一根樹藤捆綁在一個大樹上,不禁又驚又怒,抬起頭來:“你們是誰,為何要—-!”

話說到一半,戈然而止。

青年睜大著眼睛,目光中充滿著驚恐看著身前十步之外。

只見數十人正靜靜的圍觀著他,有小孩少女,有婦女老人,以及精壯男子。小孩幾乎都是全身裸露著,男人也多半就是前面掛著一塊獸皮或者樹葉遮丑,相比比較起來,方才那老頭似乎還算是穿的比較得體的,至少看上去,像似一件無比簡陋的短裙,這倒還沒有什么,關鍵是女人,竟然有不少婦人也是赤 裸著上身,胸前兩大坨大肉在微風中,巋然不動,分量十足,當然,也有一些是裹著獸皮的。

他們身上還佩戴的各種各樣的首飾,但全都是用骨頭制作的。

“我這是來到了非洲部落嗎?”

過得半響,青年才反應過來,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語,心里又是咯噔一下,“不對呀,他們看上去并非是黑人......難道這是未開化的美洲,印第安人?也不對呀,他們既不是寬鼻凸目,亦不是高鼻深目,頭發也是黑色的,分明就是與我一樣的黃種人。”

忽然,他猛地想起那一頭怪獸,還是那奇異的叢林,“難道————!”他眼中猛然閃過一抹恐懼,雙目突然死死盯著一處,是一個精壯男人手中的石槍,“難道—難道——我來到了原始時代。”念及至此,他一個勁的搖頭,喃喃自語道:“不可能,不可能,我應該是要回到大宋的,我怎么可能會來到這原始社會——,不會的,不會的,老天爺,這個玩笑可真不可能開啊—-!”

說著,說著,他的情緒突然變得異常激動起來,拼命的掙扎起來,“放開我,放開我,我要去大宋。”

顯然,他無法接受眼前的一切。

然而,他的周邊卻是死一般的寂靜,令他只覺一股寒意從腳底竄上頭頂來,他定神一看,不禁感到恐懼萬分,只見三五精壯大漢冷漠舉著石槍對著他,一點也不鋒利的槍頭,卻透著陣陣殺氣,令人望之膽寒。

倒是那些小孩似乎被他給嚇到了,緊緊抱住大人的大腿,只是斜著眼,偷偷看著他,見他看來,又將小臉撇過去,害怕與好奇交織著。

而那三五精壯大汗雖將槍頭對準著青年,但是目光卻都看向中間一個體態微胖的老婦,那老婦也是一頭銀發,看上去也有五六十歲了,面色紅潤,面容慈祥,也是這些人中穿的也是最多的,除下身裹著一件毛皮裙之外,上身也還裹著一間皮毛短衣,至少看不到不該看的東西。

那老婦凝視他半響,突然開口問道:“你是什么人?為何要闖入我們黑石谷的領地。”

青年聽得一驚,她...她的語言怎么---怎么跟我差不多?這不可能呀,這如果這是原始時代,沒道理她會這么先進的語言,還是說這根本就不是原始社會。他心中不免又燃起一絲希望來,同時也冷靜了下來,微一沉吟,一字一頓的說道:“小弟名叫李奇,是從...從東方來的,只是途中迷失了方向,才來到這里。”

雖然他們之間的語言極其像似,但發音還是有不小的差別,有點類似于后世兩省之間不同的方言,因此青年故意吐詞比較慢,生怕他們聽不清楚。

那老婦聽得眉頭微沉,但也沒有做聲,似乎在思索什么。

李奇也不知道她到底聽懂沒,但是他現在無暇關心這些,又立刻問道:“請問這是哪里?”

“這里是黑石谷!”老婦說道。

“黑石谷?”

李奇愣了一下,誰問你這個呢,又再問道:“再冒昧多問一句,如今是什么年代?”說話間,他神色異常緊張。

“年代?”老婦稍稍一愣,好奇道:“什么是年代?”

青年眼中登時充滿了失望,她連年代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看來我還是來到了原始社會,可是我們的語言為何又如此像似,難道我們的語言就是誕生于石器時代?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等等,我好像還肩負著重任,不管我現在是在哪里,我必須先得活下去,必須得活下去。他深呼吸一口氣,抬起頭來,朝著那老婦問道:“你們為何要綁著我,我是沒有惡意的。”心里卻想,你們這么多人,我想有惡意也難啊!

老婦突然看向那老頭。

“好可怕!好可怕!”

那老頭還在那里一個勁的哆嗦著。

難道我方才嚇著他了嗎?不是吧,分明就是他嚇到我了,長成這樣還湊到我面前來,我又是從昏迷中醒來,這我能不害怕么!罷了,他們人多勢眾,就當是我嚇著他了吧。

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李奇語氣溫和的解釋道:“老人家,我剛才是被你嚇到了,其實我一點也不可怕,我前面在樹林中迷路了,后來又被野獸追,如果我可怕的話,我還會被野獸追得暈過去么。”

老婦聽后,低聲與那老頭說了幾句。

那老頭又自下而上,自上而下的來來回回打量著李奇,凹陷的雙目中突然流露出純真的目光來,好似此刻見得青年面色和善,又覺得他并不可怕了,思索了好一會兒,最終才向那老婦點點頭。

老婦才向李奇道:“我可以放了你,但是你必須馬上離開我們的領地。”

“好啊...啊?....離開...這...?”

李奇原本見對方愿意放了他,不禁大喜,可這喜還未上心頭,他不由得暗想,如果這是原始時代,那要我離開,跟要我去死有什么分別,我現在手上連武器都沒有,反正遲早都要喂野獸,這里站著得至少是同類,而且語言完全一樣,不行,我現在決不能離開,至少也得等我弄清楚這究竟是怎么回事。諂笑道:“你們能不能行行好,收留我,我...我現在是無家可歸。”

“不能!”老婦神色堅決,“如果你不馬上離開,我將會依照我們黑石谷的規矩,先將你殺了,然后扔出我們的領地。”

哇!這老太太看上去和藹可親,原來這么殘忍,動不動就要殺人。李奇終于明白這區別在哪里了,離開還是九死一生,留下來肯定是十死無生。顯然,他兩者都不愿意選,眼眸突然滴溜溜一轉,既然大家都是人類,那就萬變不離其宗,道:“吶吶吶...要不這樣,我不白住在你們這里,我可以幫你們干活---對了,其實我是一個廚師。”

“廚師是什么?”

“呃...就是我會做飯菜,好吃的飯菜。”

“什么是飯菜?”

“這---就是...就是你們吃的食物我都會做。”李奇解釋的滿頭大汗,雖然語言相通,但是因為很多詞匯,對方都聽不懂,這交流起來還是非常困難的。

那老頭道:“食物是用來吃的,不是用來做的。”

這話懟的李奇都快暈厥過去了,道:“食物是吃的,但也分好吃和不好吃,做菜就是將食物變得更加好吃。”說著說著,他覺得這些原始人不見得能夠理解,又道:“這么說吧,你們打回來的獵物,首先也得烤熟再吃吧,這就是做菜啊!”

此話一出,幾乎所有的人都震驚的看著李奇。

李奇被他們看得心里發毛道:“我...我是不是又說錯了什么?”

那老婦突然用一種不敢置信的語氣問道:“你...你會生火?”

“生火?”

李奇雙目一睜,又見其余人紛紛無比震驚的看著他,暗想,難道如今的廚藝還停留在生火階段。念及至此,他差點沒有笑出聲來,但旋即笑意一斂,心道,等等會,這沒有火折,我也不會生火啊!

火?火?突然間,他似乎又想起什么來,唯一還能夠稍微動彈的手指暗中在褲子的側邊搓了幾下,眼中漸漸地露出自信來。他稍稍點頭,笑道:“這個生火的手段,我倒是會一點。”

此話一出,人群中響起一陣嘩然聲,三三兩兩,低聲交流著,眼中透著難以置信的目光。

方才那個蹲在李奇腳下的少年突然眼眸一轉,悄悄跑到老婦身邊,在她耳邊小聲說著一些什么。

這小子有點古怪,得防著他一點。李奇微微一瞥,暗自打起精神來。

老婦聽罷,稍稍點頭,又與身邊那幾位算得上“衣著得體”的婦人交流了一番,那些婦人聽后,也點了點頭。

那老婦又突然道:“融!”

“在!”

聽得一個極其渾厚的聲音,只見一個身形如小山,鋼鐵一般的膚色,樣貌卻十分憨厚的壯漢從最后面走了出來。

李奇見得此人,不由得小抽一口冷氣,我去!這是什么怪物?

老婦道:“你生火若能比他更快,我們或許會讓你留下。”

幸虧比的是生火,不是比武,不然的話,我還是離開得了!李奇左右看了看,道:“這個...你們綁著我,我可生不了火。”

老婦謹慎的思索了片刻,才道:“將他松開吧!”

如小山般魁梧的融立刻上前,但是目光中充滿了不屑,對李奇是一點懼意都沒有。

李奇非常理解他的不屑,心想,如果我有這鋼鐵一般的胸肌,我也可以無視胸比我小的所有人,包括女人。

那融來到樹后,過得片刻,只聽得啪的一聲響。

李奇只覺渾身一松,雙臂頓時感到一陣麻意,他不禁用手相互揉了揉,順便低頭打量了下自己,發現自己衣服都還在,心中稍稍松口氣,暗道,這原始人還是挺有素質的,他們雖然光著的,但也并未扒光我。又回頭一瞧,發現融手中并無利器,暗想,難道是拉斷的?這不可能吧?

老婦問道:“可以開始了么?”

李奇一怔,急忙點點頭道:“差不多了!這位融大哥先吧。”

老婦看向融,融自信的點了下頭。

李奇都看在眼里,心想,當我沒有看過書么,就這原始時代,不就是鉆木取火,或者打擊取火,沒個大半天,焉能點著火,你現在囂張,待會你可別哭啊。

只見一個漢子一手拿著兩根木頭,一手拿著一些枯草走了過來,神色恭敬的交給融。

李奇見那兩根木頭,一粗一細,細的那根一頭還削尖了,心中更加不以為然,這不就是鉆木取火的起手式么。抿了抿唇,但神色還是非常謙卑,靜靜的看著對方裝逼。

融蹲下身來,單膝跪地,先將那根粗木頭放于地下,又將枯草掩上,只留下一個小孔。

那些小孩紛紛圍了過來,睜大眼睛,目光中充滿了期待。

李奇暗自不屑,生個火而已,你們至于么?但他微一沉吟,心中立刻明白過來,定是這原始時代難以取火,故此人類對于火充滿了敬意和向往,這些小孩才會顯得如此的興奮。

融將一切準備好之后,雙手夾著那根細木棍,尖的一頭抵在粗木頭上,雙手慢且有力來回搓弄著。

難道是個繡花枕頭?就這種速度的摩擦,天黑了也點不著火啊!李奇暗自兩眼一翻,但隨即眼珠往外一凸,張大嘴巴。

原來融搓弄了片刻,突然雙手來回大力一搓,那細木頭雖脫離了雙手,但卻兀自立于粗木之上,并且以肉眼難以分辨的速度極速旋轉著,僅僅轉得片刻,那細木棍就開始慢慢往下沉去,同時一團粉末浮上來,并且圍繞著細木棍高速旋轉。

忽然間,呼的一聲輕響。

火舌驟然升起,那堆枯草立刻燃了起來。

周邊的小孩立刻揚起小手,扭動的臀部,圍著火堆載歌載舞,高唱“啦啦啦”,臉上洋溢著喜悅之情,***也隨著蕩漾了起來,真是可愛極了。

“鉆---鉆---木---取---取---取火。”

李奇仿佛下巴脫臼一般,張大的嘴巴,怎么也閉不上,聲音顫抖的他自己都聽不清楚!

PS:兄弟們,我胡漢三又回來了,真是想死你們了。雖然已經寫了兩本書,但是每到這時刻,心里還是非常忐忑,希望大家多多收藏、推薦、打賞,給我一些支持。小希在此拜謝。

另外,這兩天因為還有一些事要做,比如說封面,暫時先一章,凌晨發,但是大家放心,更新很快很快就會穩定的。


下一頁

查看全文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幻想小說排行

    人氣榜

    陕西快乐10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