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奇幻 → 佛倫列傳之魔女傭兵傳

佛倫列傳之魔女傭兵傳

二把刀隱打 著

連載中免費

佛倫列傳之魔女傭兵傳是一本魔幻小說,作者是二把刀隱打,“叫我雇主克星?吃我一記魔光彈!”天才魔法少女,人小鬼大,是出了名的惹禍精。在學校闖了禍,終于出來禍害社會了。少女路遇傭兵亞班,卻是個呆萌的少年,二人一起接起了傭兵任務:找尋獨角獸、挖掘白羊王的秘寶,調教克洛洛魔法學院,甚至是幫助爵爺的女兒減肥。可他們的雇主們,卻一個個霉運纏身,二人也因此有了一個響亮的外號:雇主克星!想知道天才少女和呆萌少年的冒險故事嗎?來讀讀《魔女傭兵傳》吧。

108.71萬字|次點擊更新:2019/06/27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佛倫列傳之魔女傭兵傳是一本魔幻小說,作者是二把刀隱打,“叫我雇主克星?吃我一記魔光彈!”天才魔法少女,人小鬼大,是出了名的惹禍精。在學校闖了禍,終于出來禍害社會了。少女路遇傭兵亞班,卻是個呆萌的少年,二人一起接起了傭兵任務:找尋獨角獸、挖掘白羊王的秘寶,調教克洛洛魔法學院,甚至是幫助爵爺的女兒減肥。可他們的雇主們,卻一個個霉運纏身,二人也因此有了一個響亮的外號:雇主克星!想知道天才少女和呆萌少年的冒險故事嗎?來讀讀《魔女傭兵傳》吧。

免費閱讀

“父親,我不能娶她!”

就聽屋里一個男子的聲音高聲道。

門虛掩著,瑟文將要敲門的手放了下來,站在了門口。

門內一個中年男子沉著聲道:“為什么不能?她爸爸是子爵,又是薩里特家族的千金,哪點配不上你?”

青年男子道:“這不是地位般配的事情。”中年人道:“她的相貌也是第一等的,難道你還看不上?”青年人道:“可是我不愛她。”

中年人斥道:“小孩子懂什么愛不愛的?我和你母親當年也只見過一面,現在不也挺和美么?”

青年人愣了一下,道:“父親,可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中年人“哼”了一聲,道:“是莉蒂,對嗎?”青年人不語。中年人道:“你別做夢了,莉蒂是皮匠的女兒,你要是娶了她,我的臉往哪里放?”

青年人道:“父親,這事關我一生的幸福,我明天不能結婚!”中年人頓了頓,稍稍提高了聲音,道:“這事攸關家族復興,可由不得你!”說罷,房間內響起腳步聲,朝著門口過來了。瑟文忙定了定神,伸手敲門。

門開了,見一四十多歲男子,個子不高,體型微微發福,穿著考究的襯衣馬甲,短發方臉,雙眉蹙著,臉色陰沉。瑟文欠了欠身,道:“老爺,大管家說,傭兵們都已經到了,讓您下去。”男爵點了點頭,道:“知道了。”正欲要走,又回身朝房里喊道:“你就老實在這里待著,哪兒也別去!”說罷便要下樓,卻想起什么,回頭向瑟文道:“瑟文,你去看看庫塞的蛋糕做的怎么樣了?”

瑟文一臉笑容,當下應了。男爵下了樓,瑟文則從另一側樓梯下了去。

瑟文一路到了廚房,見廚房里五六個伙計,人來人往的正在忙活,廚師庫塞滿頭大汗,正給要烤的鵝扎針、抹油。瑟文一臉笑意,道:“庫塞,準備的怎么樣了?”

“別催!別催!我的二管家!”庫賽嚷道。其實瑟文說的話,算不得催促,但庫賽正急躁,也就聽不得別人問他進度。庫賽嚷道:“你還想怎么樣?說用料,說手法,我都用的是第一流的。黃油烤餅用的核桃是亞納山的,生菜沙拉用的黑橄欖是瓦倫郡的,烤鵝都是不把肉汁澆上,而是鋪在下面,就為了皮能發脆。這夠講究了吧?這些放在公爵府上都不丟人了。你讓老爺放心吧。”

瑟文一臉笑意,道:“不是我催,老爺就讓我問問蛋糕怎么樣了?”庫塞喊道:“最不用擔心就是蛋糕。我做的是七層的蛋糕巨塔,用的是魔法之都德爾瓦加多的沙奇粉。論氣勢,絕對不會輸給對方的那個什么子爵。我知道,男爵的面子是第一要緊的嘛。”

瑟文還要說什么,就聽庫塞喊道:“哎喲,彼得,小心點,碗摔了不要緊,把白甘草汁灑了,你可沒地方弄去,這幫外行貨。那什么,瑟文,你別在這里礙手礙腳的,快走吧。”

瑟文“哈哈”一笑,道:“行吧,明天就看你的了。”

瑟文喜氣洋洋出了廚房,順著走廊上了樓梯,見樓梯口站著一個棕發男仆,瑟文臉上的笑容不見了,竟是肅然起來,那男仆也是一臉肅穆,低聲道:“晚飯后后花園?”瑟文向那男仆點點頭,道:“那幫傭兵到了,我去看看情況。”說罷也不看他,順著走廊向前廳去了。

瑟文到了前廳,見男爵還沒有來。前廳里仆人們都在忙活,另外又站了十來個人,多是穿著簡便的皮甲,或是佩刀或是佩劍,其中一人扎著藍色的頭帶,還有一個女子,年紀不過十六七,身上穿著黑色的袍子。一眾人都是帶著喜色。

大廳中央站著大管家,正和那些穿皮甲的寒暄,這些穿皮甲的,自然就是諸人口中的傭兵了。瑟文瞅了個空,上前道:“大管家,我和老爺說了,他還沒來嗎?”大管家穿著整潔的黑色布服,是四十來歲的男子,也是笑意盈盈,見瑟文來了“嗯”了一聲,拍拍瑟文肩膀,道:“辛苦了,老爺好面子,可能在換衣服吧。再等等。”瑟文笑著點點頭,便也和傭兵們聊了起來。

不過一會的工夫,男爵到了,果然換了一件新衣服,顯得頗為精神。瑟文忙招呼仆人們放下手里的活,聚攏過來。男爵來到中間,十來個傭兵在右手,稀稀拉拉站成一排,仆人們則站在左手,卻是頗為整齊。男爵站定,左右慢慢看了看,道:“辛苦大家了。明天是我兒子大婚,還要麻煩大家費心費力。”眾人應和幾句。

男爵又向一側的傭兵道:“這次不巧,我的私兵有些事,不能護送接親的馬車,只好把各位請來。‘劍虎’傭兵團我們是老朋友了,沃爾迪。”說著話向其中的一個傭兵伸出手去。

那個傭兵三十來歲,身材精瘦,平頭圓眼,是“劍虎”的頭目,見男爵伸手,也忙伸手去握。男爵道:“我們合作過幾次了,是吧?這里好幾個都是熟面孔。”沃爾迪笑呵呵地點了點頭,道:“那是,承蒙爵爺抬愛,照顧我們生意。”

男爵客氣幾句,又囑咐了幾句,便告退了,留下大管家馬洛詳細吩咐明日婚禮事宜。馬洛細細的說了一遍,便也安排諸人用餐去了。瑟文將眾傭兵帶到一側小廳,招呼了一陣,又到另一側廳堂與下人們一同飲食。瑟文始終笑盈盈的,卻沒吃幾口,便找了個托辭回到房中。天色漸漸暗下,瑟文見日已西下,銀月微微露頭,便出了房間往后花園去了。

瑟文出了城堡,來到后花園,見已有四五個人等在那里,其中就有那棕發男仆。瑟文向諸人點了點頭,道:“人都到齊了?”那男仆道:“少爺被老爺看的緊,出不來,其他人都到了。”瑟文點點頭,道:“好。大家都知道了,情況有變。”一個聲音道:“怎么回事?怎么私兵們都不去了?”那棕發男仆道:“懷特,你別著急,讓瑟文把話說完。”

瑟文道:“老爺可能是有所察覺。我們好容易買通了幾個兵士,也不知道是誰走漏了風聲,老爺把兵士們都支開了,外請了傭兵。那些傭兵我們都不熟悉,卻有幾個是老爺的親信,這下事情恐怕難辦。”

懷特道:“是誰走漏了風聲?”瑟文道:“不知道,但我們在這里的六個人,都是少爺的好兄弟,我都信的過。老爺有了防備,我們這趟危險,可能性命都會丟。平時少爺待我們不薄,但我不勉強大家,只問大家,還愿意幫少爺嗎?”幾人齊聲低喝道:“愿意!”懷特道:“瑟文,我們幾個你就別問了,你說怎么辦吧!”

瑟文道:“好。我這幾天想了想,又聽老爺說了說,大致是這樣。第一,我們可以今晚就動手。少爺的房間在二樓,房門一定會有人把守,我們可以趁晚上架梯子,讓少爺從窗戶逃出,然后在小樹林備好馬車迎接,再去找莉蒂。”

棕發男仆道:“那要是不行呢?”瑟文道:“那就得等明天。明天一早,馬車就要出發。沿途會經過兩處村落,車隊都會歇腳,然后會到一個三岔路口,往右就是子爵府上。之后就是接新娘,去光神殿儀式,最后回男爵府晚宴。但明天一旦到了子爵府,我們就沒機會了,要動手,只能在沿途。”

懷特道:“那我們在哪里動手?”瑟文道:“第一處村落,車隊會補給水和食物,管補給的是我們的人,我們在水和食物里放些迷藥,把其他人迷翻了,我們就可以帶少爺逃跑。”懷特道:“這個辦法好。”

瑟文道:“如果不行,在下個村落,按照習俗會換馬車夫,換成新娘家的人。懷特,你今天晚上就帶兩個人過去,明天找機會把更換的馬車夫制住,由你們趕車。到時把套馬的籠頭砍斷,讓少爺騎馬先逃跑,其他人纏住傭兵,到時再伺機逃跑。懷特,行嗎?”懷特道:“交給我吧。”

瑟文道:“好。如果再不行,三岔路那里,是我們最后的機會。那里兩邊有樹林,適合埋伏,我們叫上所有剩下的人,在那里候著,到了那里,只有硬搶了。我們武藝遠不如那些傭兵,只盼能阻住他們,讓少爺趁亂逃跑。”

那棕發男仆道:“希望不會走到那一步,畢竟是婚禮,要是有人死傷,兆頭不好。莉蒂也不會高興的。”瑟文道:“希望不會。好了,懷特,你帶著你的人,趕緊出發。漢姆,你跟我來,我們去通知少爺。賴德,你和你的人去拿梯子和繩子,我們今晚雙懸時動手。其他人各自通知自己的人,為明天準備,大家都明白了嗎?”

眾人齊聲應了,便各自準備去了。

瑟文又向那棕發男仆道:“漢姆,你回屋將情況寫在紙條上,我去準備些點心,一刻鐘后,我們小廳見,一起去找少爺。”漢姆應了,與瑟文一起回了城堡。漢姆回了房,瑟文去到后廚,取了些糕餅面包,又到了小廳,等漢姆來了,便把紙條折了,夾在面包里。

二人一同上了樓,向少爺房間走去,遠遠就看見一個傭兵守在門口,精瘦身材,圓眼平頭,正是那沃爾迪。二人走到房間門口,就要敲門,沃爾迪一伸手,笑嘻嘻地將二人攔下,口中道:“兩位干什么呀?”


下一頁

查看全文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奇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陕西快乐10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