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逗趣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盛世嬌寵:這個娘娘有點懶

盛世嬌寵:這個娘娘有點懶

涼夜白 著

連載中免費 古言甜寵文

盛世嬌寵:這個娘娘有點懶是一本古言甜文,主角是蘇幼儀季玉深,作者是涼夜白,【她拒絕皇上的冊封,從此走紅后宮!】不靠譜的爹死得早,青梅竹馬的男人是個陳世美,慘被拋棄的蘇幼儀入宮當個小宮女,不想被嚴肅臉皇上一眼看中。“聽說你很漂亮?”蘇幼儀白眼一翻,好好的大皇子不務正業,天天跟人吹噓她漂亮,這下可怎么辦。

205萬字|次點擊更新:2019/05/18

在線閱讀

小說簡介

盛世嬌寵:這個娘娘有點懶是一本古言甜文,主角是蘇幼儀季玉深,作者是涼夜白,【她拒絕皇上的冊封,從此走紅后宮!】不靠譜的爹死得早,青梅竹馬的男人是個陳世美,慘被拋棄的蘇幼儀入宮當個小宮女,不想被嚴肅臉皇上一眼看中。“聽說你很漂亮?”蘇幼儀白眼一翻,好好的大皇子不務正業,天天跟人吹噓她漂亮,這下可怎么辦。

免費閱讀

錦繡京城,深秋一場大雨,寒意入骨。

窄小胡同里撐出一把破了洞的油紙傘,傘下之人一身粗布薄棉襖,掩不住身姿纖細,一雙長腿筆直,像個美人。

她懷里抱著鼓鼓囊囊的青布包袱,低著頭朝外沖,大雨透過紙傘上的破洞打在她身上,單薄的肩膀濕了一角。

一陣風襲來,雨水濺了她一臉。

蘇幼儀自顧自輕嗔一聲,前路被雨水淋得模糊不清,她暗暗擔憂,季玉深出門去拜訪朝中大臣并未帶傘,現下一定淋濕了。

她加緊腳步,頂著風朝前走,一雙褲腳被雨打透貼在腳上,冷得她打了一個寒顫。

一隊轎馬忽然出現在雨中,蘇幼儀忙往路邊避讓。

正紅色的官轎,細看有四人抬還有兩人在前開道,這是位大官出行。

傘下粉.嫩的櫻唇勾起一抹輕笑,季玉深已中了新科探花郎,日后也有這樣的轎子坐,她也能沾個光。

誰讓自己的父親是他的先生,兩人青梅竹馬一起長大,兩家父親又早早給他們定了娃娃親呢?

她抱緊懷中的包袱,里頭是她給季玉深新縫制的厚棉襖,家中的銀錢只夠買那點棉花,她自己都舍不得穿,特特帶出來給季玉深御寒。

今日出門的時候,他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長衫,一定凍壞了。

正紅色官轎經過她跟前,沒有如她想象地過去,而是正正地停在他跟前。

開道的官差撐起光鮮的油紙傘,迎轎中之人出來,蘇幼儀低著頭,從傘下看到了藏藍補服的袍角,底下掩著一雙黑亮的官靴。

果然是位大官。

“幼儀。”

清冷微啞的聲音,穿過層層雨幕,蘇幼儀驚訝地抬起頭來,熟悉的俊容朝她露出一個微笑。

笑的弧度,有一絲冷峻和疏離。

蘇幼儀歡喜地打量他身上一眼,“玉深哥,真的是你?你穿官服真精神!”

說罷看了看他身后的官轎,抬轎的孔武官差正用奇異的目光打量她,似乎在想探花郎怎么會認識這樣一個窮丫頭。

季玉深狹長的鳳眼,目光落在她肩上被雨水打濕的一塊,那里比別處塌下去幾分,棉襖薄到一打濕了貼在身上。

蘇幼儀注意到他的眼神,羞赧地低下頭,想好了自己要回答我不冷。

季玉深無聲地笑了笑,“我今日去拜訪李閣老,他將他的幼.女李二小姐許給了我,兩個月后便是婚期。”

雨聲太大,蘇幼儀沒聽清他在說什么。

她惶恐地張了張唇,看到那雙狹長的鳳眼落在她手中的包袱上,有些輕蔑,“你特意來給我送新棉襖?可惜我已經有衣裳穿了。”

他穿著光鮮亮麗的補服、官靴,哪里還會在乎一件笨拙粗.重的棉襖?

正如她這半年來陪伴他苦守寒窯,為他端茶倒水洗衣做飯,好不容易熬到他高中探花,卻不及閣老家的小姐對他勾勾手指。

她渾身一顫,全身每一個毛孔,忽然察覺到深秋大雨的寒冷。

“真好,我也要進宮了。”

蘇幼儀牙齒打顫地說完,抖開懷中的包袱,如季玉深所料,果然是一件笨重的棉襖。

他眼中輕蔑之意更深,她卻一把甩開了破紙傘,雙手把厚棉襖穿到自己身上,在雨中昂著下巴。

大雨很快把她新穿上的厚棉襖打濕,女子光潔的肌膚浸在雨水里,有種奇異的光芒,“你看我的新棉襖的,好看嗎?”

沒等季玉深回答,她轉身離開,寬大的棉襖穿在纖弱女子身上格外拖沓,吸飽了雨水的棉花像要把人壓垮,她的腳步卻沒有一絲遲疑。

季玉深站在雨中看著她離去的背影,良久,他回身鉆進轎中。

“走吧。”


下一頁

查看全文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陕西快乐10分开奖查询